工商時報【謝奇璋】

富邦建設於住安里社區鄰里廚房2樓設立「24號都更研究所」,委託由富邦文教基金會主辦「第一堂課:關於變遷與記憶的共同作業」作為空間誕生的開學慶典。

此次的活動「第一堂課:關於變遷與記憶的共同作業」主要分成兩部分,一部分是都更議題講座讓都更領域重量級人士與公民展開對談,第二部分則是社區影像展覽。

在第一堂課活動期間首先邀請到政治大學地政系教授暨前臺北市副市長張金鶚、臺北市都更處處長方定安、淡江大學建築系教授劉欣蓉、仁愛尚華大樓吳國賢理事長以及文化大學暨臺北市都更處前副處長簡裕榮老師,透過一系列講座,來分享他們親身經歷的都市更新智慧、面對的困難並分享成功的案例。

至於社區影像展覽的部分,富邦文教基金會邀請藝術家陳敬寶與社區居民合作,參與陳敬寶「尋常人家」系列的藝術計畫。













文/陳宗逸圖/多維TW提供

以蔡英文總統在高雄左營海軍基地水星碼頭親眼見證台灣海軍、中科院與台船三方簽署潛艦自製備忘錄為標誌,相隔16年,台灣的自製潛艦計劃於此時又再度上路啟程。蔡英文發表一篇代表「愛拚才會贏」的演說,身旁中科院副院長杲中興則信誓旦旦開出「8年後自製潛艦下水、10年後成軍服役」的支票。

按照國防部公告「潛艦國造第一階段合約設計」,在2015年底進行公開招標選商,由台船公司得標負責設計與建造,號稱在2024年完成第一艘自製潛艦。估計2016年到2019年完成潛艦外型設計,用5年時間建造,2024年首艘原型潛艦下水,於2025年正式成軍。

自製潛艦 前途未卜

此自製潛艦計劃,預計由中山科學研究院負責規劃、研製與整合大約10類到12類的「戰鬥系統」裝備。無能力自製的「光學潛望鏡」、「通信系統」和「聲納系統」等「紅區設備」(國際管制的戰略性裝備),則可透過技術引進或合作方式來解決。自製潛艦的大小約1,200噸到3,000噸間,屬中等級噸位潛艦。推估總預算為43億美元,將先建造4 艘潛艦,平均每艘造價為7.6 億美元。

此項計劃是蔡政府根據台灣前海軍司令陳永康的「IDS」(Indigenous Defense Submarine)計劃改寫而來,看似穩紮穩打合乎邏輯,事實上看好的人不多。中科院原擬合作整合「作戰系統」的美商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公司台北辦公室,因潛艦案「過度理想化、看不到實際執行可行性」,已經在2017年初撤掉辦公室。美方也不解台灣為何在今天還堅持要「自己從零開始設計建造」,而不走其他國家「授權生產」、「應急租借」等常見管道。

而台軍方堅持要「自己畫圖設計建造」,原本寄濃厚希望要和荷蘭談判購回海軍劍龍級潛艦(荷蘭RSV船廠的旗魚級潛艦的改良型)的原始施工設計圖,希望能夠「依樣畫葫蘆」重製,此計劃因為荷蘭政府拒售此圖著作使用權而吹。

台灣挑選此風險最大之路會在短期內失敗,也是外界不看好台灣自製潛艦的重要原因。台灣軍方訪問英國時,英國不但拒絕出售任何潛艦設計圖,甚至反過來歡迎台軍方來英國「學習怎麼設計潛艦」,英國樂意為台灣軍方上課。

從零起步 狼狽收場

環顧全球,近年唯一跟台灣一樣、從零開始自己打造潛艦的國家,僅澳洲一國。而翻開澳洲30年淒慘的潛艦自製史,足堪台灣好好借鏡。回顧歷史,澳洲在冷戰末期,計劃將近岸海軍轉型為遠洋海軍,增加其在南中國海等地的戰略影響力。從1986年起,澳洲政府遂展開野心勃勃的潛艦自製計劃。

由於澳洲沒有任何潛艦自製經驗,故要求各國投標、共同合作開發設計,在淘汰了美、英、德、法、義等國的著名廠商後,澳洲最終的選擇是和瑞典Kockums 船廠合作,以瑞典西哥特蘭級(Vastergotland Class)為設計的基礎,放大二倍,成為適合遠洋作業的3,000噸級傳統動力潛艦,並將其命名為柯林斯級(Collins Class)。

由於是紙上設計、全新為澳洲打造的「特規」潛艦,為了讓原型艦下水,費用總金額原本估算為38.92億澳元(以CPI與匯率換算,約合2016年的100.3億澳元,約70億美元)。雖耗資頗鉅,是澳洲有史以來最大的單一國防建案,但瑞典承諾經由此案,將提供澳洲先進的管理和生產技術,讓澳方最終能將潛艦自製率提升到70%。

但1993年,第一艘柯林斯潛艦下水後,立刻發現設計上有嚴重問題,包括艦上15個燃料箱有嚴重設計缺失,它們無法進行空燃料箱海水配重作業。而潛艦的大軸軸封設計不良,導致滲漏問題,進而引發螺旋槳推進振動上的損耗。螺旋槳推進器製造品質不良,由手工製作螺旋槳葉之故,鉚釘接合誤差問題不斷發生,螺旋槳材質也過度脆弱。但瑞典廠商不承認是己方問題,且要求澳洲政府,如果要改良螺旋槳,不論更換或改型都侵犯瑞典智慧財產權,必須重訂合約且付出高額違約金。

由於問題嚴重,澳洲政府遂將原本瑞、澳二國合資的國營潛艦公司全部股份買下,成為澳洲獨資公司,拖到2000年才解決與瑞典之間的商業衝突。

除了前述推進系統、油箱系統設計的缺失外,還包括供電系統設計不良、潛艦噪音大等;瑞典焊接品質有問題,導致艦體有崩潰裂解的危險。因為瑞典擅長小型潛艦設計,故使用了「部分深融焊接」(partial penetration welds)技術。但這種焊接技術並不適用於遠洋深海作戰潛艦。

由於缺乏經驗,澳洲當初與瑞商訂定合約時,並未注意到此一細節,造成全部6艘潛艦幾乎要「重新打造」,改採以「全深融焊接」(full penetration welds)技術焊接。故首艘柯林斯級下水之後,還未成軍就重新補強焊接,直到6艘都服役之後的2010年4月,澳軍在進行大修時,依舊發現部分艦身存有焊接瑕疵,有發生潰裂之虞。

後續嚴重問題,包括噪音、配電線路、還有澳洲自信滿滿的分散式作戰系統整合等問題,都成為柯林斯潛艦下水後的燙手山芋。由於1986年與瑞典簽約的是澳洲工黨政府,柯林斯案遂成壓垮工黨執政的最後一根稻草。

從1993年第一艘柯林斯潛艦服役發現一連串問題開始,澳洲與西方社會大幅報導柯林斯潛艦案,發現計劃有許多弊端,導致澳洲工黨政府在1996 年的選舉大敗,結束其長達13年的執政。

經過不斷修改、重新設計、重組公司等作為,接替工黨的右翼聯盟霍華德(John Winston Howard)政府改與美國密切合作,「重新設計」柯林斯潛艦,從裏到外翻新設計。到2006年澳美雙方的合作大致完成,澳洲為了柯林斯的重新設計,包括重新設計改進外型缺點的美國主導之Fast Track工程,以及解決瑞典、法國等參與國的合約糾紛問題,已超支52億澳元,花在僅6艘的潛艦身上,加上2006年後至少5階段改裝工程,一路累積到89億美元,平均每艘潛艦花費15億美元天價。

從2006年終於順利成軍,不到10年,澳洲已提出汰換柯林斯潛艦的SEA1000 計劃,2014年由日本與法國競爭此案,後由法國得標。但法國在得標後,立刻發生洩漏澳洲新潛艦關鍵技術予外國的弊案,引起軒然大波。澳洲潛艦之路,看似會繼續崎嶇下去。

澳洲經驗 並不樂觀

澳洲一艘柯林斯潛艦,花費了15億美元買來教訓。而澳洲是北約成員國,軍備採購的管道暢通,集合了美、法、德、瑞、英等國技術,但柯林斯潛艦還是成為澳洲的世紀軍火弊案,付出了沉重代價。

根據台灣國防部如意算盤,建造一艘潛艦僅需7.6億美元,先不考慮台灣目前沒有任何來自各潛艦先進國的技術資源和諮詢,和澳洲相比猶如雲泥的環境,台灣自嘉義代書貸款製潛艦可以容許如此樂觀嗎?

日本所建造全球最龐大、最先進的傳統動力蒼龍級潛艦,平均造價為558億日圓,遠較台灣自製潛艦的單艘造價便宜近一半。雖日本有潛艦製造技術優勢,「繳學費」方面不必付出高額代價,但蒼龍級潛艦仍是全球最貴的傳統動力潛艦。台灣自製潛艦並不具備日本蒼龍級潛艦技術優勢,造價卻高達近兩倍。

先不預估台灣可能在自製潛艦上類似於澳洲「繳學費」的損失,事實上,自製潛艦對毫無基礎技術的台灣而言,看來依舊是空中樓閣。

從預算來觀察,台灣一年國防預算新台幣約3,200億元,不到GDP的2%,與澳洲、英國類似,但台灣和英、澳GDP有差距,且台灣國防預算將60%花在人事預算上(應付終身俸、優惠存款利率,而其他國家國防預算之人事預算平均約佔總預算的27%),台灣軍事採購與科研投資金新竹哪裡可以借錢額明顯偏低。如要花掉一年國防預算的十分之一,取得一艘性能未知、可能還需要東補西改的新潛艦、預算嚴重超支的狀態,代價遠非當今台灣國防預算所能承擔,將使台灣軍事投資嚴重失?。

除台灣頗有自信的焊接鋼板技術、有很多學費「待繳」外,台灣自製潛艦最重要的「紅區裝備」,在國際間除了美國外,目前沒有其他國家願意或有能力抗衡中方壓力售予台灣。但從2001年美國方面興致沖沖想積極為台灣籌建8艘潛艦、至今已16年有餘。面對台灣政府政治虛耗、加上軍方態度消極、處理潛艦案技巧生嫩又傲慢,即使美方想要幫助台灣籌建潛艦,也難以捉摸台灣政府到底在想什麼。

以斐做法基隆快速借錢 值得學習

環顧全球,能夠自製戰機的國家還頗多,但是能夠獨立設計製造潛艦的國家屈指可數。潛艦工業是結合造船、航電、射控、電子、光學、材料、動力等領域的整合型綜合工業,即使如南韓、土耳其和巴基斯坦等國,想要培養潛艦工業自製的基礎,也都是從潛艦大國得到正式授權,由「組裝潛艦」開始實地做起,按照步驟付出學費,得到分階段的經驗,才有自己改良、升級的資本。

面對惡劣的軍售環境,在1970年代受到國際集體禁運武器和抵制的南非和以色列,在處理此情境的方式則頗為靈活多樣。南非當年遭到禁運,故改變整體國防戰略,將籌建遠洋海軍的計劃擱置,先從建立自己的國防工業開始,海上裝備則向處境相同的以色列取經,先從籌建小型近岸巡邏艇開始建立起,而著重在空軍、陸軍的投資,到1980年代,南非已成為能夠出口武器的軍火強國。

以色列也是走類似路線,在1970年代石油危機時期,飽受武器禁運之苦,以色列運用走私、商售、轉口交換、詐欺等各種手段,在美國暗助下,還是建立起了一支能夠稱霸地中海、紅海的精銳海軍;後透過德國的暗助與竊取技術,取得了德國授權自製海豚級潛艦,目前也成為中東地區首屈一指的藍海海軍。以色列的海軍建軍經驗,還傳授給新加坡。

總括而論,澳洲花了30年時間,耗資89億美元打造6艘性能充滿爭議的潛艦,完整服役不到10年就準備汰換。台灣面對遠比澳洲還要惡劣百倍的軍購環境,對於自製潛艦有何樂觀的本錢?

以色列和南非當年面對國際惡劣的軍購環境,仍能以符合自身能力、財力的目標管理方式,完成在國際抵制下的軍火自製產業,到今日甚至已成為軍火輸出大國,其成功的關鍵,首重在瞭解自己的實力,依照合理的推理和邏輯建構國防自主的戰略,而非為了政治目的而空畫大餅,這些才應該是台灣該學習的目標。




EE956285F3506C08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陳明名

mcdanigl56n2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